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山水城象——王无邪作品展

返回
开幕时间:
展览时间:2018.9.14—10.21
展览地点:莞城美术馆一楼展厅


展览前言

我的藝術道路



起點與基石


莞城美術館主辦我的個展,我感到十分榮幸。這是我第一次在國內的個展,展出不同時期六十件的水墨畫作,回顧我過去悠長的藝術追尋。


我在東莞虎門鎮出生,稚年來港,經歷過日本侵華,香港淪陷,逃難的日子留下深刻印象。戰後我在香港接受雙語教育,曾留學美國,學成回港任職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博物美術館(後分為香港藝術館及香港歷史博物館)及香港理工學院(即今之香港理工大學),後移居美國十餘年,回流香港。時間之流逝,環境之變遷,都在作品上反映出來。


我還未全心致力藝術創作之前,最先對文學發生興趣。高中時開始寫作,投稿報章學生園地版。我文學的底子,來自中國古文詩詞及章回小說,但接觸西方文學後,喜英國浪漫派及現代詩,有志成為詩人。中學畢業後與友人合資出版詩朵期刊。三期後因銷路不暢而停刊,之後參加香港美術會的寫生及展覽活動,覺得自己更宜在美術方面發展。


一九五八年,我與友人成立現代文學協會,出版新思潮雙月刊,推動文學與藝術的現代路線,並進行策劃首屆香港國際繪畫沙龍。在繪畫創作方面,我學習中國畫傳統技法,嘗試走上現代化水墨畫路線,更有意到外國進修。一九六一年,我獲美國俄亥俄州哥倫布市藝術與設計學院取錄,遂於香港國際繪畫沙龍圓滿展出後,遠赴美國。在哥市學院打下一般西方藝術基礎,並接觸了包浩斯設計教育觀念。兩年後轉馬利蘭州巴爾鐵摩市之馬利蘭藝術學院,專修繪畫。巴市鄰近紐約,可以感到當代西方藝術的衝擊。


自省之下,我覺得我的藝術建立於四塊基石之上:文學、設計、東方傳統、西方現代。文學給予我感情,畫作不限於描繪外在物象,而是感情表現。設計代表了理性的一面,我用縱橫直線,建立畫面的新秩序。東方傳統顯示我對水墨媒材山水主題的固執,及水墨媒介的偏愛。西方現代是當前歐美藝術流派給我的熏陶。四塊基石,以不同比重的組合,助我多元探索,在時空的遞變下,能力所及,突破原有路線。



創作的分期


2006年,香港藝術館主辦我的回顧展,我將自己的藝術發展分作六個時期:展步立我、構理顯情、溯源覓流、遠隱反思、尋根建夢、及天地情懷。每一時期約為十年,六期合成一甲子。世事滄桑,瞬息萬變,我在藝術路途上,能多轉一彎,就不想停下。


展步立我,由1956年至1964年,我最初無師自通,從寫生轉入創新,以實驗性技巧繪成畫作,同時習中國畫,試以水墨媒材創作。留學時期,更用油彩帆布作畫,闊筆縱橫,稀液濺瀉,走近抽象表現主義的路線。


構理顯情,由1965年至1974年,突顯我在留學後期及回港初期,受美國波普藝術及至簡藝術影響,作品常見文字數字、書法筆觸、及人造物體。畫面空間,時見格陣,虛實互貫,繁簡相生,表現當代人複雜的思維與情緒。


溯源覓流由1975年至1984年,當時國內結束文革之亂,進入改革開放,我有機會回國,覽名山大川、名勝古蹟,參觀美術館及博物館,畫風轉向較近傳統筆墨的路線。親睹古代書畫真迹後,我對延續中國文化的信念加強,確定創作的源頭,不忘繼續開拓。


遠隱反思,由1985年至1995年,是我辭去香港理工學院的教職後移居美國的時期。我住過幾個州郡,尋求安静的環境,專心創作,終在東岸哈德遜河邊緣小鎮,留寓十年之久。小鎮距紐約曼赫頓市中心區,約一橋之隔,既遠離繁囂,亦可到紐約近察當代藝術最新發展。遠適異國,不免興遊子之思,寫成的作品,多以水為主題。寄情溪澗泉瀑、小河大江、湖海汪洋。那時心不旁鶩,畫作風格細膩,反映隱居的寧靜心境。


尋根建夢,由1996年至2005年,是我回流香港,見證回歸,結束遊子生涯,重認根源,試建新夢時期。香港畢竟是我自幼成長及藝術發展之地。在國門邊緣,親友眾多,再無孤單感覺。定居離島,乘坐渡輪,橫越維港,常見兩邊高廈林立,密度驚人,比曼赫頓尤甚。我漸由山水主題轉入都市主題,畫作用色較多,幾何元素亦較複雜。


天地情懷,由2006年至今。遷居港島南區後,視野廣闊,常見雲天變化,海光輝映,落日飛霞,夜月入室,畫面多用意筆與渲染,強調戲劇性效果。我喜以太極圖的旋轉結構,表現天地連成一體,無形的動力,周而復始,運行不輟。



主題之歸類


今次在莞城美術館的展出,包括我歷年的作品,不循年份,而依主題歸類,分成四組:山、水、城、象。每組都包括各階段畫作,而同組作品會有不同風格。這樣的編排,有助觀者深入了解我廣泛的探索。我如何寫山,今日之山與往日之山有何不同?我追求的山形,使用的技巧,獲致的效果,傳達的感情,是一樣還是不一樣?


是高聳的實體,植林木而顯生機,凸起成峰,橫展成嶺,凹陷構谷,峭可立崖,伏變平原,連伸陸岸,獨作島嶼。山有水則活,有霧則深,有雲則靈,有冰雪則清奇。中國繪畫以山水畫為主流,古代畫家以自然為師,流連名山,登山則情滿於山,與大自然契合,表現天人合一意境。


是透明的液體,因平靜而呈倒影,因移動而起波紋,因風吹而作浪,因飛躍而化泉瀑,因留駐而得湖泊,因蜿蜒而出溪澗,因湧流而變江河,因匯聚而成海洋。水本無定形,在山則依山形起伏及凹凸皺摺,近岸則受陸地之邊緣彎曲平直變化,影響其速度及流向,而有大小、長短、闊窄、隱顯之形。水受熱能蒸發,化為氣體,升作雲霧,下降成雨,受寒冷氣候影響,則凝為霜雪與冰塊固體。


是今日大量人口薈萃之地。工業革命後,研究、生產、管理、運輸、銷售,都需要不同人才,形成特殊密集的環境。人際的競爭與磨擦,繁忙的交通,即時性的資訊,產生急劇的節拍,和巨大的精神壓力,長與城居者作伴。


是畫面上可見的、有生命的、或無生命的形體,但也包括變形的、虛幻的、抽象的形或符號,以及文字、書法、筆跡、線條、幾何形、累積的肌理、意外造成的迹痕,提供廣泛的聯想,引帶觀者進入個人的意識深層。



不斷的追尋


我在不同時期,雖有偏重,都有表現此四類主題。實際上,主題不易清楚劃分。山難離水,水常顯示陸地,城也是象,象則無處不在。今次展品不依年代,而依主題排列,觀者可從新的角度察看我風格之變化。我的藝術道路,迂迴曲折,反映複雜的背景、廣泛的興趣,常感不足的襟懷。


對我來說,學養之有限,能力之不足,常如一杯未滿的水,但剩下容量尚多,還可繼續學習,繼續吸收,應以有容乃大作為長處。我無意深入古法,繼求出法建法,亦無意追隨當前流行的西方路線,以俗代雅,以破作立,爭列前衛。我相信藝術之成,有待毅力與信心,任何開拓,應有可持續發展的前景,承先以啟後,方能建立當代中國藝術在國際藝壇的獨特地位。虛懷納新,學而不隨,融異立我,得而續尋,是我一貫的創作路線。



王無邪

2018年盛夏香港


艺术家

  • 王无邪

参展作品

  • 《山居》 
  • 《山行之一》 
  • 《高懷之二》 
  • 《水長流廿二 》 
  • 《水在靜中流之三》 
  • 《水長流五五》 
  • 《尖沙咀》 
  • 《木屋區夜景》 
  • 《夜城》 
  • 《夏曲之二》 
  • 《織夢之二》 
  • 《實驗小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