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温文肇始——常熟美术馆藏温肇桐文献资料研究展

返回
开幕时间:
展览时间:2018.5.24-6.17
展览地点:莞城美术馆二楼珍品厅
主办单位:莞城美术馆|常熟美术馆


展览前言

前言

温肇桐(1909—1990)先生是我的老师——南京艺术学院资深教授、现代中国美术史学的奠基人之一,也是历史文化名城常熟的文化名人。温肇桐先生对二十世纪肇始的中国美术史学的建立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虽然他不像同时代的许多画家那样以画而闻名天下,但他在放弃绘画之后,主攻美术史、目录学,同样享誉学术界,其学术和著作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学人,在现代中国美术史研究领域占有重要的地位。

温先生为人平和、温顺。他与世无争,却富有个性;生活简单、朴素,既无娱乐,也不锻炼;他珍惜时光,刻苦求学,治学严谨。最令我崇敬的是,他在南京艺术学院执教的几十年间不曾去过中山陵,而作为学生没有能够陪他去看看南京这一地标性的历史文化圣地,也成为我毕生的遗憾。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美术教育及研究工作之中,全心全意,死而后已。

温先生早年从事小学美术教育工作。在转向美术史论研究之前,他是因为所著的《怎样教小学的美术》而获得上海美专校长刘海粟先生的赏识,他的这一填补小学美术教育空白的研究,是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肇始。由此,他得到了刘海粟校长的礼遇,被聘任为上海美专教授,从常熟来到上海。显然,从小学的老师到大学的教授,反映了特定时代中特有的人才机制。温先生就是这样以特有的智慧将自己置身于时代之中,寻找学术的空白点,寻找自己在社会上的立身处世之地。

温先生年轻时思想活跃,积极工作。1947年,和乡贤庞薰琹先生一起参加了陈烟桥、张乐平、刘开渠等进步美术家发起、组织的上海美术家协会。1949年,在上海解放前夕为美术家协会、漫画家协会、木刻家协会联合会起草了《迎接上海解放宣言》。1949年之后,在院系调整中他从上海美专到华东艺专,再到南京艺术学院,经历了新中国美术教育事业的发展。他平生跟随刘海粟先生,辅佐、谋划,不遗余力,不求名利。后来,因为坚定地与刘海粟先生一起反对迁校西安而被打成右派。即使如此,他无怨无悔,保护了南京艺术学院自上海美专以来的学术源流。“文革”之后,他和同时代的许多教授一样,欣喜地看到了刘海粟先生官复原职,而他自己在恢复工作之后更加珍惜新的时代和新的光阴。积极扶持中青年教师,主动教导校内外的学生。在建立研究生教育方面,亦有肇业之功。尤其是为了保护和促进家乡常熟的工艺美术发展,晚年他更是投入了很大的精力,身体力行,建立了常熟工艺美术的职业教育。在这一过程中,他始终坚持美术教育的大众化理想,并显示出对本土文化艺术的无限热爱。

作为南京艺术学院“俞剑华学派”的重要成员,温先生在美术史论研究中涉猎广泛,在通史、断代史、地方史、个案、专题等方面,均有建树。而在与俞剑华、罗尗子、谢海燕等美术史家的合作与交往中,甘为人梯,不争不抢,不为名利所动。在学术研究中,他独辟蹊径,从目录学入手,重视文献、资料整理等一些基础性的工作,几十年如一日,集腋成裘,为后世的美术史论研究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他的治学方法为中国美术史研究独立风格的建立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文字方面,温先生功底深厚,表达能力强,不求繁复,不事雕饰,其一生出版的众多论著可以反映出他对文字的敏感和扎实的国学功底。

虽然,温先生的一生没有什么惊人之举,但却通过许多看似平凡的小事累积成他不平凡的一生,为我们树立了为人、处事、治学的榜样,这些将成为激励后学不断进取的动力。他的高尚情操、人生态度、治学精神以及无私奉献的人格魅力,都是我们值得珍重的遗产。

 

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陈履生

艺术家

参展作品

  • 《风景二》 
  • 《风景三》 
  • 《与谢海燕书信》 
  • 《与谢海燕书信》 
  • 《再论庞薰琹》 
  • 《再论庞薰琹》 
  • 《刘海粟致温肇桐明信片》 
  • 《温肇桐著作》 
  • 《温肇桐著作》 
  • 《温肇桐著作》 
  • 《温肇桐著作》 
  • 《温肇桐著作》 
  • 《温肇桐著作》